靠卖破烂生存的「Good one旧物仓」

这里是通往过去的“秘密花园”,这里是隐藏在城市的“时光游乐园”,这里是开在购物中心的“复古集市”……这就是「Good one旧物仓」,是一座扎根在城市记忆中的复古生活美学综合空间,历经六年的生长,穿越了厦门、广州、珠海,乘着时光机器再到北京。

01 什么来头?

“谁说我们现在的这个成熟得快要发烂的时代,就没有它的早期的童年值得回忆呢”,旧物仓也许就源于此。用旧物仓创始人杨函憬的话来说,旧物仓是在破烂堆里自然长出的美丽花朵。

2015年,国内最早经营文创及生活美学的团队发起了一次众筹,用25000片花砖,32吨老水泥建起了一座花砖的体验空间。那里有花砖桌子、花砖抱枕、花砖餐具,还有世界红茶、法式甜点,这便是在旧物堆生长出的时光花园。后来有了展示旧食器的中古厨房,有了专授正在流失的手艺的生活美学院。

靠卖破烂生存的「Good one旧物仓」

创业十年的杨函憬,在创业第二次时创立了旧物仓。他跟一堆破烂相处久了,竟学会如何再造美好,把这些年收集的破烂和再造的美好都集合起来放进了旧物仓,建成了国内第一个复古美学综合空间——G1生活美学工场,位于厦门华美空间,整体空间近3000㎡。

02 卖点是什么?

开仓活动现场,从进入旧物仓的通行证“时光车票”,到在旧物仓中购买用品通用的“时光币”,一切都开始发生改变,仿佛进入到了另一个时空的世界。

中古厨房:因仓里囤积的那些旧食器,2014年从旧物仓里生长出了中古厨房。它致力于原产地风物食材的探寻,应用体验、评测及推荐,并主张身土不二的饮食回归态度。以旧物再造的厨房场景,形成国内首个共享厨房及第三方食材独立评测,也同步形成食器及原产地食材的产品集成,完成复古味觉体系产品补充。同时接受家宴预定和散客堂食,提供新鲜、健康可溯源的中式餐饮,体验米酒之香。

中古厨房涵盖线下开放厨房以及线上新媒体——MAMA’S COOKING创意视频,以及《风物旅》MOOK纸本等内容项目。籍此实现自然之乡土,传统之物种,食物制作之技艺,食物呈现之器物,探寻食物本味之职人的美好相连。

靠卖破烂生存的「Good one旧物仓」

生活美学院:因想要修补破损的老家具,2016年生活美学元诞生了。三年来,定期开设了80多次课程,涵盖了20多个手工艺的领域,从老手工艺课程到各类美学课程,展览活动的召集,从而实现美学教育的知识付费。例如,拧铜丝、活字印刷、木刻版画印刷等。还设置了复古小教室,这里可以组织各种活动。教室内的黄色课桌、黑板报、三角尺、圆规,好像回到了小学教室。为内容合作方提供线下的教学空间,以此增强内容的吸引力和社群粘性,成为引流、创收方式之一。

复古市集:北京仓还引进了40余个生活方式品牌,他们售卖着与复古生活相关的一切。如日本杂货品牌PUEBCO、自然家、见南花、印物所、明白生活、MAO KING、山隐造物等品牌,借助复古的消费场景,完成从场景体验到零售、社群服务的生态体系。

时光酒馆 & 成人棒冰车:活动现场,由“酒时浪”带来霓虹灯的招牌,老饼干罐改造的冰桶,编织的旧菜篮子做成了酒袋,吸引着好酒的朋友,在酒馆旁浅尝品酒聊天。

时光花园:从旧物里再现的花砖IP,独立生长而出的核心产品线,形成了独立且活化的识别体系。并与常设咖啡及红茶形成复合经营,形成综合空间的基础体验价值转化。在这里,老花砖被巧妙应用在空间的每个角落,手冲精品咖啡、世界红茶,花砖及衍生品,以及手作甜品,甚而你所落坐的桌椅家具及所使用的杯盘器物,都是可以贩售的生活美物。

靠卖破烂生存的「Good one旧物仓」

古本书店:在旧物仓内,有一间可以阅读时间的古本店。顾客可以在这里借阅古本书,运气好的话可以买走珍本。

除了这些,在旧物仓内还有一个复古照相馆,可以拍一张过去的照片;有一条复古交通环形路,复古自行车及机车将重回时光的跑道;有一个花砖之家,中古家具及复古杂货都相聚这里.;还有收藏民间小物件、小手工及手工乐器的莫西小馆……

旧物仓不止带来了城市记忆的回归,同时也是复古生活美学回归的核心。从实体旧物的城市记忆,到“再现计划”的复古产品,再到一种复古生活方式的集成提供商。旧物仓致力于将复古的生活态度,通过从旧到新的产品体系渗透到日常的衣食住行。

03 怎么生存?

卖破烂的旅程让旧物仓找到了线下的入口。每座城市都有它的记忆,旧物仓把城市中的每个物件都搬到了这里。这座博物馆不是冷冰冰的博物馆,来到这里,顾客能感知、能体验,这就是线下的流量入口。

旧物仓将旧物的采集、展示、创意再造,流通一体化,成为每一座城市记忆的守护者和运营商。通过复古的场景及空间营造,连接城市记忆及社群,形成最具差异化的文化竞争力。

旧物仓通过对生活美学的场景式的置入体验,推动复古系生活美学产品的线上及线下零售。在微信微博上,旧物仓已拥有70万核心用户群,并与淘宝、拍拍合作推出各种线下展览及活动。通过多年积累,拥有了持续再建的生态竞争力。籍此,完成从场景到体验,从体验到零售,从零售到社群服务的生态体系。

靠卖破烂生存的「Good one旧物仓」

围绕这几条业务,旧物仓今年开始与垂直产业合作,发起「Good one+」计划。未来每一块成熟业务都可能独立成子公司,和产业资源做深度绑定。

活动方面,旧物仓和新一代旅宿运营商 TTG 、京东拍拍二手等合作过市集;生活美学课和台湾东喜合作了小岛美学展演计划;中古厨房则计划和生态诚品展开供应链及社区端合作,场景化销售风物食材,演化成了集合食品、食器、原产地食材采购销售的新零售餐饮空间。

旧物仓在重点布局复古家具,和山隐造物设计团队、杭州某供应链合作设计开发。相比于造作、InYard宜氧等原创设计型家居品牌,旧物仓的风格更中式。西方生活美学里诞生了宜家这样的大品牌,而旧物仓希望可以成为具备中国文化原型的生活美学代表。

由于具备内容力和引流能力,商业地产也和旧物仓展开了合作。旧物仓也将借地产合作出海东南亚。

靠卖破烂生存的「Good one旧物仓」

此外,旧物仓也在淘宝、京东开了自营店铺,售卖自己研发的文创产品,年均营收在数百万元。旧物仓也在 2016 年成为 72 家首次受邀参加淘宝造物节的“青年造物工厂”之一。

但整体而言,旧物仓的业务模型还没有成熟。旧物、花砖、文创只是一个切口,如果跳不出去,仅靠空间租赁、策展等业务很难实现规模化盈利。链接产业固然很美好,但摆在旧物仓面前的问题不仅仅是品牌号召力、对美的感知能力,还有团队跨界经营的人才储备、技术储备、以及在供应链和渠道方面的经验。

相关新闻